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123 Street Avenue, City Town, 99999

(123) 555-6789

email@address.com

 

You can set your address, phone number, email and site description in the settings tab.
Link to read me page with more information.

Stories

3 - 當工藝變成創新的代名詞

yunfann chang

有意思的是,當社會思想家、學術界、設計師對於工藝與工業的取代、並存或是融合的和諧關係爭辯不休時,進入了90年代,工藝反而變成創新且驅動了時代前進的方法[1]

如果我們現在討論起荷蘭設計師汪德斯(WANDERS, 1963-),第一個浮現在你眼前的畫面是什麼呢?是他為自己所拍攝的白馬王子宣傳照,或是他自創品牌MOOOI[2]每一年在米蘭設計師週極其奢華、瀰漫著歐洲貴族氣息的展場,還是他在1996年與荷蘭TU/DELFT理工大學合作,被紐約當代美術館、德國VITRA設計博物館與其他各大展館所蒐藏的,將碳纖維繩編織而成的椅子浸泡在環氧樹脂中,乾燥後成型的KNOTTED CHAIR?無論你對汪德斯擁有美好印象或是厭惡的偏見,例如近年來設計評論家批評汪德斯只是一位操作著自己的俊俏臉蛋,藉此以行銷眾多譁眾取寵的設計精品,市場卻又愛著他,並使他成為荷蘭設計史上收入最高的設計師的爭議人物[3],注定讓他在史上留名的都是那一張以拋棄了繩索的材質限制:將繩索打結編織成一張椅子,並善用科技技術使成為立體而堅固的KNOTTED CHAIR[4]。汪德斯在談及他的創作理念時曾說過,他希望能夠做一個看起來不那麼工業化的產品,看起來像是貼心的專門為某人所做出的產品,而編織正是能夠使人感受到用這種溫暖氛圍的工藝[5]

汪德斯的發跡源自於90年代荷蘭的前衛設計團體DROOG[6],DROOG是一個品牌也是一種精神,基於永續利用的理念以及自主的人性,他們對設計商品的生產方式展開一系列的思辨與探索,例如對使用傳統材質的質疑[7]:為什麼不能用防水而柔軟矽膠做成洗手槽呢?物件原型的意義又是什麼:用繩索將很多個抽屜綁起來就是一個具有功能性的大儲藏櫃了啊,為什麼需要整齊地將它釘成方正的格局呢?DROOG將這樣的設計作為稱為概念設計(CONCEPTUAL DESIGN),因為他們的目標是列舉出各種各樣的可能性,並將這些概念植入大眾的心中,而非深度鑽研其中的一種可能性[8]。身為DROOG團體中的一員,汪德斯在設計生涯的前期進行了一連串迷人的材質實驗。例如延續KNOTTED CHAIR的技術,以纖細而柔軟的蕾絲定型成兼顧的矮桌、櫥櫃與沙發CORCHET系列;或是離開陶瓷一直以來以模具成形的窠臼,將水煮蛋、海綿浸泡在瓷漿中,陰乾之後再窯燒成型的花瓶系列。這些整合著量產的製造方法與新科技,過程中帶著征服的愉悅感,又連結著手與腦袋的協調性的創新創作為工藝帶來了新的價值:工藝似乎象徵了一種詩意而富有想像力,同時讓產品擁有與眾不同的氣質的產品[9]

接著我們要繼續討論另一位DROOG同期的設計師,榮格里斯(JONGERIUS, 1963-)。跟汪德斯在早期瀟灑的做完使他聲名大噪的實驗創作後,就投入擁有奢華的商業設計懷抱中不同,榮格里斯的設計路途一路走來都抱持著同樣的理念:機器大量生產的產品實在是太標準化又太完美了,對製造者和大眾而言,每個人的生活中都需要再多一些的溫暖與感性[10][11]

對榮格里斯來說,工藝的定義其實很簡單,它就是一種可以讓你透過對材質的摸索[12],那種信任自己手中的材質與腦袋的直覺引領你前進,而產生生新點子的方法。她也形容她和科技的互動就像是孩童般用天真又無成見的心胸在探索世界[13]。而且通常是在這些與材質或是科技的實驗互動告一個段落後,她才開始試著對成品做出詮釋。例如在她為布料公司所發展的一個名為REPEAT計畫中,她將傳統的織料設計與帶著數位編碼風格的編織機具的結合呈現在以十公尺為一個循環單位的長型布料中。於是製作者每次裁剪布料來做每一張椅子時,每塊布看起來都是獨一無二的,每件商品看起來都像是專門為你打造的專屬椅子[14]。我想榮格里斯強大的地方不只是在她能渾然天成的將工藝的精神體現在工業之中,更重要的其實是她能夠精準地抓住當代大眾的需求與消費喜好,比方說今天每個人對於獨特與客製化商品的迷戀。這樣的趨勢也促使一些製造廠商的生產線發生了變化,例如他們開始試著開放某部分的作業,讓手工的創作進入過去全機器化的製程中,使得最終的商品帶著一些隨機意外的驚喜[15]

榮格里斯另外一個影響了現今消費市場的設計想法,就是那些看起來帶著一些破損與缺陷,但是又會讓人覺得有熟悉、親切感的大量生產商品了[16]。她認為,設計師在創作商品時對於材質的探索、反思,或是製作過程中所留下來的痕跡其實都是這個商品的故事與成分,而且這些成分是迷人而不應該被機器消去的[17]。所以她在1994年為DROOG所創作的SOFT URN中,她把具有柔軟彈性的橡膠做成花瓶,並且像傳統做木工或是陶瓷工藝師般,讓成型的過程中材質被加工時會留下的痕跡成為每一件商品的印記,例如讓大家看見橡膠在灌模時產生的小泡泡、被橡膠忠實轉印的模具刮痕或是橡膠花瓶邊緣所溢出的分模線。她邀請使用者也一起用手去感受商品製作過程中所發生的故事,以及它背後所蘊含的歷史。在另外一個為荷蘭皇家陶瓷工廠開發的餐具設計裡,她將窯燒的溫度調整的比一般設計的溫度再高一些些,以確保每一件盤子、杯子與碟子都會有一些失控卻又獨特的小裂紋, 讓人感覺那些總是帶著神秘痕跡的有趣古董,彷彿也正出現在你的手中[18]

工藝在世人心中的價值從這裡開始有了新的變化。一個設計師對工藝技法的掌握所做出的商品可以象徵了創意與人格特質,因為他在悠久的手工製作中又開拓出新的領土,例如汪德斯陶瓷花瓶們便在傳統的陶瓷工藝之中加入了當代冒險、大膽又幽默的人文素養。同時,對工藝與製造程序的熟稔也可以為世代相傳的老工廠帶來走在時代前頭的新印象,例如榮格里斯以布料工廠優秀的製造技術為基礎,簡單卻精彩的生產出每一張滿足客人需求的獨特椅子。工藝變成帶有某種迷人特質的商品,也許是前衛創新,也可能是高貴典雅的形象,形成一種與現有市場區別開來的新利基[19]

除了工藝在消費市場上的發酵,汪德斯和榮格里斯也影響了下一個世代的年輕設計師們。這十年來,我們可以在每年的米蘭設計師週,新秀設計師發表作品的會外LAMBRATE展區裡的的DESIGN ACADEMY EINDHOVEN畢業展中[20],看見成排成列的承襲著DROOG概念設計,那些想要將各類設計的可能性植入大眾心中的材質實驗。可能是運用不同的化學溶液在銀器、鋁器、黃銅、黑鐵上發生氧化還原反應時所產生的美麗色澤,傳遞著回歸自然反應之美的訊息;或是將漸層的染料融進透明的合成樹脂所做出的絕美傢俱,帶大家用顏色看見結構的純粹力量;也有利用英國廢棄礦場中的各種礦土,作為製作陶瓷的原料與釉藥,所燒製出來帶著柔和大地色系與敬天格物理念的小杯小碟。但是就像人世間的輪迴一樣,這些竭盡所能探索工藝可能性的手法卻又在某方面脫離了與人們的生活關係,一小部分的實驗創作的確與批量生產成功結合並在消費市場中開出了一條新的道路,例如來自礦場的餐具組合;但是更多的商品卻因為人工成本與稀有材質變成流連於博物館或藝廊之間的精品,工藝不再具有實質使用的意義,而是一種說出引人入勝的故事的載體[21]

回到先前榮格里斯製造手感的話題,榮格里斯的想法和手法確實對工藝在市場中角色與價值的前進具有劃時代的意義的。但是我常常在想,如果我不是設計系的學生,沒有在設計書籍與師生同學之間耳濡目染榮格里斯在工藝上的成就與突破,在2015年的今天我在逛設計店時看見榮格里斯的柔軟花瓶我會怎麼想呢?我想,我可能只會覺得「喔,又是一個仿手作的工業商品,這樣氾濫的做作行為真是令人困擾啊!」畢竟自從這些運用不同方式在工業的生產線中所創造出的手感魅力在市場受到廣大的迴響後,廣大的製造廠商更醉心於研發製造各式各樣機器生產但又帶著人工缺陷的產品甚至是服務。些微脫線的工業製造地毯為家裡帶來溫暖的氛圍,來自義大利小鄉村外婆家傳食譜的微波食品總是讓我們回想起童年家鄉的滋味,人們開始漂浮在真真假假的「本真(AUTHENTIC)」世界之中[22]。令人開心的是,這些一度變成設計師與設計產業專屬的、玩弄工藝的現象,在工藝所能象徵的各式特質與故事開始蔓延進入普羅大眾的價值觀之後,近年來工藝又開始進入了新的境界。
 

本文作者為Kamaro'an設計師張雲帆 / 歡迎分享連結 / 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1] HOLT, S., OP. CIT.,12.
[2] 荷蘭語中美麗的意思。
[3] SCHOUWENBERG, LOUISE. "TASTE IS NOT WHAT A MUSEUM IS ABOUT." DEZEEN. APRIL 22, 2014. ACCESSED MAY 10, 2015. HTTP://WWW.DEZEEN.COM/2014/04/22/LOUISE-SCHOUWENBERG-OPINION-MARCEL-WANDERS-PINNED-UP-STEDELIJK-MUSEUM/
[4] HOLT, STEVEN, AND MARA HOLT SKOV. "FORM FOLLOWS ORNAMENTATION." IN MANUFACTURED : THE CONSPICUOUS TRANSFORMATION OF EVERYDAY OBJECTS.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BOOKS, 2008).
[5] MARCEL WANDERS IN EIGEN HUIS AND INTERIEUR (NOVEMBER 1996), IN DROOG DESIGN (FIRM),SIMPLY DROOG: 10 + 3 YEARS OF CREATING INNOVATION AND DISCUSSION, 183.
[6] 荷蘭語中乾燥的意思。
[7] ESCALLON, CAMILA. DROOG DESIGN: SENSE AND EXPERIENCE. DISS. 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2010, 21.
[8] “FAQ,” DROOG.COM, 2015.
[9] HOLT, S., OP. CIT., 12.
[10] RAWSTHORN, ALICE. "A DESIGNER WHO TAKES THINGS PERSONALLY" NEW YORK TIMES, MARCH 11, 2009.
[11] 我們可以注意到,這一個時代的工藝復興與莫里斯的主張是不一樣的,當時的莫里斯是對品質良莠不齊的機器產品感到無法忍受。但是對汪德斯與榮格里斯而言,這時代的機器產品是太過飽和的完美,這跟我們與生俱來的人性是衝突的。這又讓我想到科學家曾經對為什麼許多人在進入超市或圖書館後往往會有想衝去如廁的衝動做出解釋,那是因為超市整齊劃一的商品陳列與圖書館非常規律的書籍排列是天然的環境中所不會出現的情況,所以我們的身體才會不自覺地產生排斥的反應。
[12] SCHOUWENBERG, LOUISE, AND HELLA JONGERIUS. HELLA JONGERIUS (LONDON; NEW YORK, NY: PHAIDON, 2003).
[13] ZIJL, IDA V. DROOG & DUTCH DESIGN, (UTRECHT : CENTRAAL MUSEUM, 2004), P. 74.
[14] “REPEAT”, JONGERIUSLAB.COM, 2015.
[15] KABAT, JENNIFER. “THE SMART HANDS OF HELLA JONGERIUS”, IN METROPOLIS, JULY 2002, P. 112.
[16] ADAMSON, GLENN. THINKING THROUGH CRAFT, (NEW YORK: BERG, 2007), 34.
[17] SCHOUWENBERG, LOUISE. "A CONVERSATION WITH HELLA JONGERIUS THAT MIGHT HAVE TAKEN PLACE," IN DESIGN AND ART: DOCUMENTS OF CONTEMPORARY ART, ED. ALEX COLES (LONDON: WHITECHAPEL PRESS, 2007), 89.
[18] “SOFT URN”, JONGERIUSLAB.COM, 2015.
[19] HOLT, S., OP. CIT., 13.
[20] DESIGN ACADEMY EINDHOVEN是DROOG創辦人GIJS BAKKER與RENNY RAMAKERS在荷蘭埃因霍芬創辦的學校,校內設立了許多工藝如陶瓷、織物、金屬、木頭、塑膠、絹印等工作室,設備齊全且每間工作室都常駐有2~3位對工藝充滿熱忱的技師,學生可以隨時跟技師們討論天馬行空的想法,技師也會以他們的經驗與技巧盡力輔助你完成你的設計作品。
[21] RAWSTHORN, ALICE. "BUT IS IT ART?" NEW YORK TIMES, OCTOBER 8, 2006, STYLE SEC.
[22] COHEN, ERIK. "AUTHENTICITY AND COMMODITIZATION IN TOURISM." 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 1988, 15.3 : 371-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