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五感 產生對籐的記憶

文 · 攝影 / Badagaw

做一百樣物件 不如一個步驟做一百遍

我們跟Roit阿公學習如何製作kapitan之後,我們與阿公訂定下次要學作kaway的課程,kapitan與kaway的相同之處在於它們的底部、身部的製作,而在真正學作kaway之前,我們認為我們都會編kapitan了,所以我們都一致認為「應該不難吧,很簡單吧。」

Arik(左)、Tipus(右)細數著製作kaway所需要的籐皮數量

Arik(左)、Tipus(右)細數著製作kaway所需要的籐皮數量

Roit阿公為我們示範kaway的起底的做法

Roit阿公為我們示範kaway的起底的做法

因應此次的課程帶了為學習kapitan所製作的製具,原先以為會使用到的製具,在阿公的教學安排之下,我們統一練習不借助製具的幫忙學習製作kaway。

經過多次學習籐編的編法,大家對編織的結構已有基礎,阿公示範起底之後,大家便拿取分配的材料,紛紛尋找空間便開始製作了。起底的結構編織完後,需用籐心製作邊框固定底部,如果籐皮的間距沒有平均,用籐心固定的邊緣會有高低起伏,當阿公覺得如果編的地方不夠好,會希望我們能夠重編,把基礎做好,再做下一個步驟。

阿公將編織不平整的籐心剪掉

阿公將編織不平整的籐心剪掉

力求把籐編做好,重編對基礎學生是複習的機會。

力求把籐編做好,重編對基礎學生是複習的機會。

製作身部的過程中,每個人都在回想斜紋編的起頭順序,不曉得是不是因為用籐的關係,很難看出紋路,我們都在互相檢查紋路,因為容易編錯順序,更需要專注力。至於身部要使用何種編法,阿公則是說「這個編法有很多種,要哪一種都可以。」編織不到一半,阿公看見我的kaway出現了腰身,阿公將編好的籐皮抽掉,將腰身修正成直筒,爾後我才想起來這是阿公給我們的一堂課,因為製具可以固定形狀且可以將散亂的籐皮維持在一起,阿公藉由兩種不同製作的方法,讓我們學習到無製具下,該如何拿捏編織的力道,保持器具的形狀。我從修正好的地方開始編,完成之後才發現我的kaway出現兩個方向的斜紋,先前躍躍欲試編出不同紋路的我,我想我又學到了一種新的表現方式了。

無製具下練習製作的Tipus

無製具下練習製作的Tipus

我的kaway出現兩個斜紋方向

我的kaway出現兩個斜紋方向

編製頭部前,要先梳密身部的織紋。

編製頭部前,要先梳密身部的織紋。

阿公示範如何編織六角孔編

阿公示範如何編織六角孔編

身部的部分製作完成後,接下來的步驟是編頭部的六角孔編法。忙完菜園回來的阿嬤,看見我們在編頭部的過程,停下腳步叮嚀我們「編kaway的六角孔的表面不能鼓起來,要直直的。」

螢幕快照 2019-08-28 17.46.32.png

編kaway頭部會需再增加一條籐皮在上方(圖左),這個目的是在於將編好的六角孔固定,而多出來的籐皮纏繞在上緣(圖中),因為這個地方會因為新增的籐皮所製造出來的半弧形,為了在收緣時需要保持一定的緊度,很容易將它往下壓,導致表面鼓起。因為纏繞的籐皮要包覆很多層(圖右),因為籐的彈性很大,在拉緊的時候,我們都哀嚎著手指都要抽筋了。

image.png

給阿公檢查我所完成的kaway,阿公看著籐皮將籐條與底部結合的地方,我心裡已有預感他會說「怎麼會這樣呢?」,果不其然,但他語帶親切地問我「可以重編嗎?」我毫不猶豫且甘心重編一次。我們所使用的籐皮是從工藝材料行買來的,而進口的籐皮比起阿公自己處理的籐皮,因放在店裡已久,籐皮已有脆化跡象,導致在編製的過程容易斷裂。

用五官感受 記憶質感

第三個步驟是製作kaway的揹帶,製作揹帶的材質選用的是麻繩,先前有跟阿公討論想嘗試用籐材編製揹帶,而阿公說如果用籐編揹帶的話,觸感粗糙不平順且背起來也不大舒服。頓時想到,先前在籌備「聞織紋字」-太魯閣織布展覽,採訪Hobi Maci老師時曾說「用籐編的揹帶,是短暫性的使用選擇。」因為用籐編製的揹帶保存不易,舒適度不及麻繩,易被替換成方便取得且舒適的材質所製成的揹帶。

麻繩製作揹帶的過程,大家運用各種固定麻繩的方式編織揹帶。

麻繩製作揹帶的過程,大家運用各種固定麻繩的方式編織揹帶。

圖左:用籐皮製作的揹帶。圖中:一大一小的kaway都是由Roit阿公製作的。圖右:將麻繩縫製在kaway頭部。

圖左:用籐皮製作的揹帶。圖中:一大一小的kaway都是由Roit阿公製作的。圖右:將麻繩縫製在kaway頭部。

而這一次也是我們第一次完全地使用籐材製作,相較於以往使用打包帶製作,雙手運用籐材的過程中,同時也在感覺籐的性質。每當我們在進行編織過程前,阿公都會說「(藤)先去泡水」,因為水會軟化籐材,能夠避免在編織的過程中出現斷裂的情形,同時在編織的過程亦可以使用噴水器讓籐維持在有水份的狀態。

kaway56.JPG

在製作籐編器具時,似乎每個編器都有它該有的比例,與阿公上課時,可以觀察到他在製作籐編器具時,每一個細節、每一個角度的精準,他都會用尺量兩邊是否相同長度,再用筆準確地在籐皮上畫出中心點。如果是在處理籐條做邊框時,在轉點、黏接處都會畫線,避免誤差。也會發現在籐編器具所使用到的籐材(籐皮、籐心、籐條)也是利用的恰到剛好,籐編的細節所需要的數量比例,或寬或細的籐材,在視覺上也增添了效果。

kaway72.JPG
kaway2-2.JPG
kaway2-100.JPG

將製作完的kaway背在身上調整適合自己的長度,這是第一次完全使用籐材所完成的籐編器具-kaway,不曉得是不是因為籐皮色澤的關係,在陽光的照射下,更讓它的產生了生生不息的樣貌,我們將完成的kaway滿心歡喜地背在身上,分享著去哪裡的時候要背著kaway,就像在跟大家宣告「快來看我完成的籐編作品吧!」

阿公協助Tipus調整kaway揹帶的長度

阿公協助Tipus調整kaway揹帶的長度

開心地將自己製作的kaway背在身上的Ngodo

開心地將自己製作的kaway背在身上的Ngodo

善用山林資源 耆老分享傳統智慧

這天上課時,得知有颱風(白鹿颱風)在週末的時候會侵襲台灣,我們詢問阿公,過去沒有新聞的氣象預報,是如何預測天氣?他說過去,老人家會聽海的聲音。在我們的耳裡聽起來很奇妙,還有看螞蟻窩、蜂窩以及鳥巢,如果築在樹上,預測今年就不會有颱風,反之,則會有颱風來台的可能。除了觀察自然現象以及生物行為外,也會觀察植物的生長,他舉例竹子的生長方向不同,也可以預測當年是否會有颱風。

在製作的過程中,某個步驟會需要較長的時間製作,例如:編揹帶,因為是重複性的動作,所以通常會利用這個時間向他詢問阿美族的傳統文化知識,儘管我們是來學習籐編工藝的,但是工藝乃自於日常生活中的各種需求,阿公透過自身學習籐的經驗,從中也告訴我們許多關於山林的知識。

kaway156.JPG
kaway152.JPG

附註

Roit:漢名林清進,花蓮港口部落耆老,藤編工藝師。

Hobi Maci:漢名劉英妹,太魯閣族,專研太魯閣族織布傳統技法。

  1. kapitan:魚簍

  2. kaway:背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