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織系列

藤在台灣工藝中有舉足輕重的角色,而在台灣東海岸港口部落傳統工藝中,藤編、竹編是阿美族男性的工作,在傳統家屋樑柱上常見藤編跟竹編的技法,是穩定建築結構的重要素材。之前,我們去拜訪阿公學習藤編,阿公打開倉庫向我們介紹,發現裡面有許多不同用途的藤編的生活用品,每一位阿公倉庫裡都有各自珍藏好幾十年的古董,我們稱為「阿公的百寶庫」。

但是因為時代變遷建築形式的改變,許多藤編與竹編已逐漸消失,但在港口部落中仍會看到在生活用具上及藝術創作中「一繩到底」的藤編與竹編細節,所以我們一定要把這些珍貴的技法學起來。

考量黃藤越來越難採,近年來多被塑膠製的打包帶取代,我們使用與藤皮擁有相同韌性與彈性的植鞣皮革,佐以立體剪裁的設計結構,以簡約乾淨的生活配件延續部落的傳統編織工藝。

 

有一次跟Nacu一起回部落找老頭目和阿公做藤編,小小一個藤環就有好多種一繩到底的編織技法,努露在編織的時候也不時會小聲驚呼「老人家好厲害,怎麼想得出這種編法!」

Nacu從小在部落長大,以前部落擅長藤編的阿公會教大家做童玩,學校的老師會細細描述大港口事件,讓孩子知道部落的歷史;也會帶大家去看藝術家拉黑子·達立夫的作品,他以漂流木創作描繪出的部落生活輪廓;還會去看港口國小挖出來的古窯片,聽聽古老傳說流動的土的故事。Nacu小時候都會看到阿嬤在編輪傘草,現在家人看到她在編草,一句「哎油,妳也會編喔」,媽媽也開始說起以前做輪傘草的故事。

大學在台北讀視覺傳達的Nacu,活潑,直率,發自內心很喜歡跟人聊天,我們想帶著她做企畫還有行銷,細細叮嚀說有好多東西要學,要認真,她說,做這個不認真的話還有什麼要認真的!

 

 
 

在台北長大的努露,每次聽到大家有事情要回花蓮,回部落,總是立刻小聲堅定的說「我也要去」。Nacu說,台北長大的小孩都很羨慕我們,從小有好多部落的故事可以聽。努露說,小時候跟著爸媽回港口,夏天就帶著草蓆躺在屋頂上看星星,有一天她想回部落,趕快學好母語多知道一些部落生活的事情,還有部落的公共事務。她很羨慕她的姨婆,可以一直在部落,不用太多好的東西,就是好好在那裡生存。

最近有一些時候我們的訂單會多到不知所措,壓力再大,努露依舊可以靜靜又老神在在地做編織,自己研究做到最好的方法,再教Nacu和Sara。

謝謝Kamaro’an一路上有妳們的參與,妳們才是Kamaro’an的產品之所以美麗而迷人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