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染 像是一面鏡子

文 · 攝影 / Badagaw

IMG_0951.jpg
IMG_0962.jpg

喜歡聽慢電子、看哲學思考書籍,在時髦的外表下,有一雙藍色的手是感染的招牌,這就是時代下新貌的工藝師吧。

從認識感染到現在也慢慢地要五年了,其實不從作品聊起,整個人也因為著植物染而有所改變。我問感染「接觸植物染後對於心境上有沒有所改變?」她回「現在碩班一直用腦袋做事的事情,長時間的做行政工作,但是回來做植物染,不管時間長短,十分鐘或幾個小時,心會慢慢地靜下來,所以我才會想一直回來,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我的心境會一直心浮氣躁著。」我笑著點頭。她坦承雖然有段時間做不下去,即使做不下去,對於追求完美的她來說,起碼做個漂亮的收尾,到最後也發現其實也沒有想像的困難,時間過了,也闊了。

她認為工藝不是一個人的事情,如果只是自己想要做,到最後會撐不了的,砍材、煮染等,是要很多人一起的事情,工藝就是很多人一起也一起傳承這項技藝。

感染說「草木染就像一面鏡子,很容易看到自己是什麼樣子,立馬的顯現自己的缺點,作品的成果會反映著自己在當時的狀態,而人卻是影響著最大的因素之一。」

布就像畫,但是畫可以能夠馬上出現,而染布需要時間,考驗的是耐心,還有堅持。植物染的工法有很多,但是感染將這些工法做出的作品,變的不再是這麼地古板,實驗性地將染布與水泥製作吊燈、野柿與鐵媒染的結合。除了染布,也嘗試用染線製成了鐘,好奇地問為何想做鐘?還以為回應會是珍惜時間等哲學答覆,沒想到感染半害羞半不好意思地才說是因為那年冬天想看雪,無意間纏線的效果像雪花,進而發展了商品。

在大學期間,每一年都會有工坊聯展,那時的感染染作品已讓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說「哎呀,沒有很好看啦,等我有時間我來把它弄好」雖然這項作品在旁人眼中已經算不錯的作品了,但是自我要求很高的她,認為還可以更好。

感染持續的動力,有著職人的毅力,而她說感染之所以取名感染,「色彩對她來說不重要而是在於質感,植物染好看不是在於它的形式而是去呈現它的質」。

讓草木染的染料讓大眾更能看見不同質與不同質之間的觀感,感染覺得植物染應該不停止於藍染而已。而最能表現出這樣的效果也是感染最愛的染法之一是:車縫染,例如:藍染的遮光效果好,如果將福木疊至藍染,一半遮一半透光的效果就出來了,顏色疊至的過程也會產生圖案,而呈現的效果就如同在意外之中獲得的,我想草木染的魅力也在於慢工出細活中的驚喜吧。

五年的時間下,所學習的工藝最後會是什麼樣子?從一開始堅硬的作品,到現在放柔的感染,依然如同影子般跟著老師的學習著,去達到下一個階段的自己。感染在染布之前,會先看一下染缸,觸摸染料,當她說「今天可以染,今天染缸狀態還不錯」而水槽裡的水缸已放滿了水與布,開起染坊了。

Interviewyunfann chang